您的位置 : 耐看文学网 > 玄幻 > 妖道破阴关

更新时间:2024-07-09 11:59:41

妖道破阴关

妖道破阴关 天蝎水妖 著

连载中 狐然三叔 搞笑小说 恋爱小说 男扮女装小说 赘婿小说

新上玄幻小说妖道破阴关讲的是狐然三叔的人生故事,作者天蝎水妖文笔挺好的,写得也很有逻辑,重点是剧情很爽值得表扬,继续保持。我是爹娘用邪术求来的孩子,可在我出生当天,爹娘却被我怪异的相貌吓跑了…三叔将我养在笼子里,靠着借来的阴德和香火才勉强长大…在18岁这天,我被活埋进了祖坟,是她救了我…可她不是人…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听三叔说,我并非生于人腹,所以他老人家一直不把我当人看…

我家本姓胡,虽然是几代务农,但因祖上持家有道,所以到了我爹这辈儿,已经有了一些积蓄,日子还算过得去,唯一的遗憾就是家中一直没有孩子。

后来,我爹特意花重金请了个“高人”,这高人在查阅胡家族谱和观瞧胡家祖坟后,说胡家到了我爹这一代是要绝户的,仅管他有办法解决,却不敢轻易出手。

在我爹的一再恳求下,高人终于愿意帮忙,他让我爹挑个好日子找一个未过头七的死婴埋在祖坟前,每天用人血浇灌,同时坟前要燃上长明烛。

七天后,如果烛火不灭,那就说明祖宗显灵同意收这孩子进族谱,到时再把那死婴挖出来,让我娘啖其肉,再行房事,就必能怀孕!

可如果烛火灭了,那就表示祖宗不同意,胡家也就彻底绝了后。

当时的我爹已经着了魔,但凡有儿点希望他都不愿放弃,所以就听信了高人的建议,在组坟前挖开几锹土,将一个刚刚夭折还裹着红色襁褓的孩子埋了进去,又从高人那里买了两根胳膊粗细的长明烛插在坟前。

为此我爹还专门在坟头搭了布棚,生怕下雨浇灭长明烛,见我爹安排妥当之后,高人表示自己因泄露天机,恐遭不测,所以不方便久留…

然后便拿上酬金急匆匆的连夜离去了,还别说,那高人真就帮我爹挑了个好日子…

阴历九月十七…那天的黄历上是这样写的,戌辰相冲,煞北,忌安葬、行丧、破土,诸事不宜…

整整七天,爹娘轮番守在坟前,一眼不离的盯着长明烛,因为人血不够,我爹又花钱去村里每家每户去买,这才勉强凑够了七天的量。

终于等到了第七天夜里的亥时,在浇完最后一滴血之后,见长明烛还没灭,我爹就迫不及待的取来铁锹挖了起来,因为浇血的缘故,黄土已然是变成了干巴巴的血土。

几锹下去之后,一个血肉模糊的东西缓缓地露了出来,爹娘心头一喜,正要低头去看,就听旁边忽然传来“噗”的一声响,燃了快七天的长明烛…灭了!

爹娘霎时就僵在了原地…

“老胡…”

过了好半天,我娘才哆哆嗦嗦的叫了一声。

“我就不信这邪!!!”

爹咬了咬牙,随即用铁锹把那血肉模糊的东西挖了出来,结果这一看,两人当场就傻眼了,哪里还有什么死婴,那分明就是一个全身是血的女人!

这女人看不出是死是活,只是她那高高隆起的肚子一颤一颤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蠕动!

我爹愣了好半天,最后抡起铁锹照着女人脑袋和肚子上狠砸了几下,接着稀里糊涂的把那女人又埋了起来,和我娘趁着夜色匆忙下山了。

赶巧在第二天,我爹一个出了五福的本家弟弟忽然造访,也就是我的三叔。

爹知道三叔是个惯走江湖的方外之人,就把祖坟埋婴的事儿告诉了他,三叔听闻后大惊失色,当天夜里就在我爹的陪同下赶到祖坟前准备偷偷把那女人挖出来烧掉,结果几锹下去之后,怪事儿又发生了。

女人不见了,却是多了个全身***的婴儿,更诡异的是这婴儿眼睛瞪的溜圆,竟然还活着!我爹转惊为喜,觉得这一定是祖宗赐给他的孩子,随即扔掉铁锹把婴儿抱在了怀里。

结果这一抱,他才惊恐的发现,婴儿的屁股上毛茸茸的…

“这…这孩子有尾巴?!”

三叔抢过孩子观瞧了半天,掐指算道:

“妖物啊…那女人乃是胡家先人所化,是特意来送子的,只可惜惨死与子孙后辈之手,怨气劫煞已成形,你们和这孩子恐怕都难以活过七日!!!”

“啊?老三…你可别吓我啊?”

三叔瞪了爹一眼,

“你们听信妖言,已是闯下了大祸!现在回去收拾行李,连夜出村,顺东南方向,有多远就走多远,如果七天之后还活着,十八年内不得杀生吃荤,更是不得回村,去吧!”

一句话把爹彻底说傻了,他哆哆嗦嗦的指着三叔怀抱里的婴儿,

“那这孩子呢?”

“你们虽无父子之实,但他毕竟是因你而来,也算得上是你的孩子,我替你养了!!”

当天夜里,爹和娘便撇下那孩子不管,摸黑出了村,三叔则是冷着脸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斩断了婴儿的尾巴,一声清脆的啼哭瞬间响彻山间。

“能不能活,还得看你自己…”

丢下这句话,三叔便又把婴儿重新埋进了土中。

那婴儿就是我,三叔并没有告诉我那七天他都做了什么,但在七天之后,当他再次把我挖出来的是时候,我依然活着,欣喜若狂的三叔当即为我取名狐然!

从此我和三叔便相依为命,而三叔每一年都会从我的脑袋上拔下一缕头发,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十岁之前,我一直被三叔衣不蔽体的养在笼子里,笼子上还铺着一大块黑布,我蜷缩在笼子里几乎是不见天日。

冷了三叔就加点枯草,热了就泼盆冷水,以至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不会直立行走,只会爬。

惹得村里的人对我们都是敬而远之,唯有一个身穿白衣的漂亮姐姐会一个月来看我一次,那个时候我最期待的就是见到她,不为别的,就因为她不嫌弃我,而且她实在是太漂亮了…

可随着我的长大,我忽然发现,那位姐姐似乎不会变老,一直都是那个样子,但也随着我的长大,她来看我的次数越来越少,到最后终于是彻底消失了。

在我步入十八岁的这一天,刚过知天命之年的三叔已是满头白发,成了个小老头儿,他把我叫到身边,说道:

“小然呐,你这条命来之不易,虽然不是胡家的血脉,但毕竟是在大凶之日强行借了胡家祖上的阴德和香火,所以必须得去还,否则你那远在天边的爹娘必死不说,连你这条小命怕也是会被它们收回去!”

“三叔…我不能死,我还要为你养老,你告诉我,该如何还胡家的阴德和香火?”

三叔微微一笑,脸上的褶子挤成了一团,

“兔崽子,本事不大,嘴倒是挺甜,不用心急,一切等到今晚便见分晓…”

说到这里,三叔脸色一沉,

“当年胡家祖上送子,今夜你为胡家祖上送葬!”

猜你喜欢

  1. 搞笑小说
  2. 恋爱小说
  3. 男扮女装小说
  4. 赘婿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