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耐看文学网 > 灵异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更新时间:2021-08-30 11:02:43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这里有妖气 著

连载中 张铁牛张明阳 鬼怪小说 监狱题材小说 女强男强小说 修真小说

独家新书《最后一个阴阳先生》是来自作者这里有妖气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张铁牛张明阳,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长生,自古以来就是人们的追求。无论是仙神鬼怪还是魑魅魍魉,都在用自己独有的手段去谋求长生。而现在,有关长生的大幕再度拉开,展现它的魅力......

精彩章节试读:

常纱市,古水县,青鹤村。

张铁牛是这个村子里最好的铁匠,一天天打铁练起了一身的腱子肉。

也是依仗着这一身的腱子肉和阳刚之气,张铁匠大半辈子没信过鬼神。

直到他儿子张明阳出生。

那天,女人们在门里门外进进出出的忙活。张铁牛虽然一身力气,此刻却也没地方使,只好在门前踱步。

老婆已经在房里叫了几个时辰,眼看是要生了,可偏偏这肚子里的孩子却迟迟不肯出来露面。

“咿呀,”村里的一个老人在旁边咋舌,“实在不行铁牛你赶紧拉着去县里的医院看看,这出了事…可就…”

老人欲言又止,张铁牛何尝不明白他的意思。

那个年代,虽然条件好了点,但难产什么的,直接就是能要产妇命的大问题!

虽说产妇生产的时候不宜挪动,但张铁牛急的一跺脚,立马就准备要给老婆找车。

“赶快进来看看吧,你老婆好像出事了!”隔壁的王婶撩起门帘,探出一个脑袋。

张铁牛听闻,马上掀帘子进了里屋。

这不进不要紧,张铁牛刚一进来,就看见一幅吓人的情景。

媳妇躺在床上,手上死死地扣住一团褥子,身体因为用力过度不断颤抖着。

旁边两个女人,正拼命按住她,防止她动作太大伤了胎儿。

不过,让五大三粗的张铁牛站在原地,一动也没动的,是那双眼睛。

一双爬满血丝,怒目圆睁着的眼睛。

见到张铁牛,她仿佛受到刺激一般,两手一甩,就把旁边来帮忙的两个大婶,都甩在了一旁!

这哪还像个孕妇!

作为资深接生婆,站在一边的王婶也慌了,她哆哆嗦嗦的冲着张铁牛说道:“铁,铁牛,我看小玉这是被什么东西缠上啦!”

看着在床上红着眼发疯的老婆小玉,张铁牛愣是在八月的天气里,打了个寒颤。

仿佛有什么至阴至寒的东西,在他的脖颈后面吹了口气一般。

“要说就是你们家小子出生的不是时候,今天的日子不对头啊!”王婶知道张铁牛不信这个,气的直甩手,“早知道我就不应该来!”

生孩子的日子,当时也是很有讲究的。

而不赶巧的是,那天的日子,恰好不怎么样。

阴年,阴月,阴日!

阴气太重,这种日子活人自然不喜欢,但却是孤魂野鬼们的狂欢。

孩子和女人,本来就阳气不足。

恰巧碰上这日子,也难怪有什么路过的妖魔鬼怪来借身了!

“您别啊,”张铁牛一把拉住王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您想想办法,您把小玉救回来,下半辈子我给您当牛做马!”

哈啊——

张铁牛话音刚落,怀有身孕的“小玉”,竟然挺着大肚子,从床上坐起来了!

而从她那张半张着的口中,正冒出这种嘶哑着的低吼。

她翻起白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屋里所有人。

刚刚被撂翻在地上的两个邻里,连忙连滚带爬的跑出了这阴森森的地方。

她们原本只是想来挣点零钱,哪会想到差点把命也搭进去了!

“欸!王婶!”

慌忙之间,王婶竟然从张铁牛的手中挣脱出来,向门外跑去。

张铁牛拔腿直追,撩开门帘,哪里还有什么王婶的影子?

夺门而入的,却是一个一身灰扑扑长衫的阴阳先生。

没跟张铁牛打招呼,阴阳先生直接跨步进屋。床上的“小玉”见到阴阳先生的长衫,又是凄厉的叫了一声,眼见就要晃荡着不怎么灵光的孕妇身躯,向阴阳先生扑来!

“孽障。”

阴阳先生低低的骂了一声。

这一招很是歹毒,一身两命,如果一不小心,大人小孩可能都保不住。

电光火石间,阴阳先生将手指放在嘴边,随后将其按在“小玉”的头上,狠狠一划!

“小玉”的头上,登时出现一道血印。

片刻,“小玉”的身体像被抽干了力气一般,瘫倒了下去。

张铁牛早就在旁边看的呆若木鸡,半晌才缓过神来,便不住地在地上磕头。

“多谢先生,多谢先生。”

阴阳先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小玉隆起的肚子。

呕——

在剧烈的疼痛感中,小玉迷迷糊糊的醒来,目光已经恢复了常人之态。

只是刚想直起身子,喉咙一阵翻涌,地上就多了一滩黑红的血色。

“这孩子八字属阴,”阴阳先生从怀中翻出一块玉佩,又拿出一个信封,“不过遇到我也算有缘,日后若日再有蹊跷,打开信封即可。”

时光荏苒,一去就是七年。

张明阳,这个当年阴阳先生给他起的名字,也陪了他七年。

然而,这七年的时光并不好过。

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张明阳,有个了不得的能力。

阴阳眼。

也就是大家常说的,见鬼。

自从小时候曾经对着妈妈窗边的一个小光头说话,被自己的老爹用打铁的劲打了一耳光之后,他就再也没敢跟人提起过这事。

所以,当他看见一只黄鼠狼像人一样站在自己面前时,张明阳也没有表现的特别吃惊。

“孩子!孩子!”

那只黄鼠狼站在路边,冲着张明阳喊道。

沙哑的声音,难听至极。

张明阳目不斜视,佯装看不见它,径直向前走去。

“小孩儿——”

黄鼠狼的声音,突然显得有些暴戾,张明阳被吓了一哆嗦,下意识的回了头。

完了。

张明阳心想。

“小孩儿,你看我,”黄鼠狼一脸的奸笑,让人发毛,“像什么?”

张明阳被这个笑容吓得心里发毛。

他渐渐向后退去。

他退一步,黄鼠狼就上前走一步。

它的脸上,仍然是那个奸诈的让人看不出情感的笑容。

“你像,你像,”张明阳正在后退,一下被脚边的一个树桩绊倒在地,“我看你像个大烧鸡!”

说着,用力在地上抓了一把,向前甩去。

刹那间,空气中全是碎石、尘土和煤灰。

刚刚还人摸人样的黄鼠狼,立刻发出一声尖利的怒号。

跑!

张明阳心里,只剩下这一个字。

他一个打滚起身,继续向村子跑去。

不断地心跳和喘息里,他甚至感觉黄鼠狼的前爪,已经离自己的后颈近在咫尺。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监狱题材小说
  3. 女强男强小说
  4. 修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