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耐看文学网 > 都市 > 我的女神师姐

更新时间:2020-03-25 09:39:48

我的女神师姐

我的女神师姐 雁门关外 著

连载中 陈圣夫陈灵儿 电影小说 轻松爽文小说 婚姻爱情小说 神话小说

最近非常有名的小说我的女神师姐主要是描写陈圣夫陈灵儿的事情,作者雁门关外通过对二人感情经历的细致化描写,让读者对小说欲罢不能。曾经风光无限的富二代陈圣夫家道中落,众叛亲离,受到岳母的羞辱,妻子的嫌弃,朋友的无情嘲讽。那一天,二十六岁的女神师姐降临,带他困龙升天。

精彩章节试读:

“妈,我妈的病恶化了,现在医院里,急需一笔钱救命,我想......”

陈圣夫端了一盆洗脚水伺候岳母沈桂莲泡脚,鼓起勇气开口,话还没说完便被沈桂莲打断了。

“想什么想?想要钱是吧?没门儿!你妈生病这一年多,吃的药几万块一瓶,这些钱都是我们家出的。你当我们家是开银行的吗?”沈桂莲大声骂道。

“我每个月的工资都给了您,之前借的钱都还清了吧。医生说不赶紧治疗,我妈活不过三个月,算我求求您了,这些钱我都会还的。”

为了母亲,陈圣夫只得忍气吞声哀求着。

“就你那点工资顶屁用!既然治不好,就让她去死呗,治了也是浪费钱,早死早投胎。”沈桂莲恶毒的说道。

“您可以羞辱我,骂我,但您不能这样说我妈。”

陈圣夫怒火中烧,再也难以压制,瞬间站了起来,对沈桂莲怒目而视。

陈圣夫是单亲家庭长大,母亲陈素云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至亲之人,如今病魔缠身,痛苦万分,沈桂莲的话让他忍无可忍。

“我说错了吗?你还敢跟我横?你马上给我滚出去!”沈桂莲站起身给了陈圣夫一巴掌,指着门口说道。

“我和小艺结婚,彩礼钱我给你两百万,还有这套房子价值四百多万,也是我妈拿钱买的,现在我只想借二十万给我妈治病而已。”陈圣夫怒不可遏的说道。

“那又怎么样?总之我一分钱都不会拿,你也给我滚,以后休想再踏进这个家半步。”

陈圣夫握紧了拳头,愤怒不已,一年多前,他还是风风光光的富二代,岳父一家人对他百般讨好,嘘寒问暖,比亲儿子还亲。

后来他母亲的公司破产,负债累累,还患上了慢性白血病,他一夜之间成了负二代,还要承担母亲巨额的医疗费用。

岳父一家人的态度急转直下,对他百般羞辱和刁难,恨不得将他赶出家门。

他自知世态炎凉,这一年多放下男人的尊严忍辱偷生,夹着尾巴做人,甚至连上桌吃饭的资格都被剥夺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成了大家眼里的窝囊废。

沈桂莲站起身来,凶恶的把陈圣夫往家门外推,叶沈艺有些看不下去了,开口道:“妈,算了,给他钱吧。”

“你闭嘴,这个家轮不到你做主。”

沈桂莲向来泼辣恶毒,一毛不拔,早就想把陈圣夫赶出去了,这下正好有了借口。叶沈艺虽有些不忍心,但也不敢违逆她妈的命令,只能扭头回房间去了,眼不见为净。

沈桂莲把陈圣夫推到了门口臭骂一顿还不解气,转身回来端起那一盆洗脚水泼在陈圣夫的身上。

“滚!”

说完砰的一声把门关了,陈圣夫站在门口,被洗脚水淋成了落汤鸡,十分凄惨狼狈。

陈圣夫落魄的走出小区,仰望着璀璨的夜空,悲从心来,泪水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这一年的落魄早已经让他的心变得坚强,什么屈辱都能忍受,他此刻流泪不是因为委屈,而是因为他的母亲陈素云。

陈圣夫从没见过自己的父亲,不知是谁,也不知是死是活,从小就有人骂他是野种,是私生子。

陈素云的娘家在苏江市也算是豪门,他母亲陈素云当年是苏江市有名的千金大小姐,未婚先育,轰动一时。

他外公陈国正极要面子,一怒之下把陈素云赶出陈家,老死不相往来。

陈素云很有能力,后来还创办了企业,成了苏江市知名的企业家,陈圣夫也成了富二代。

一年半前公司破产,陈素云也被确诊患了慢性白血病,需要服用极其昂贵的进口药才能稳住病情恶化。

岳父岳母忘恩负义,陈圣夫已经指望不上他们帮忙了,只能去找曾经最好的兄弟曾一成。

陈圣夫知道曾一成在帝豪大酒店召开大学同学聚会,他赶到酒店,站在包厢外面,里面传出同学们的欢笑声,他深吸一口,鼓足勇气推开门进去,欢笑声顿时戛然而止。

“这不是陈少吗?咱们同学会邀请他了吗?”一名男生诧异道。

几名曾经对他暗送秋波的女生都一脸鄙夷的看着他,如今没有谁再把他放在眼里了。

“他身上什么味道?不会是刚去捡了垃圾吧。”一名女生捏着鼻子说道,顿时引得众人哄笑。

“圣哥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来,坐下一起喝酒。”曾一成起身热情道。

陈圣夫没有理会这些冷嘲热讽,对曾一成说道:“酒就不喝了,我是来找你的,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在座的都是同学,有什么不能说的?就在这儿说吧。”曾一成拍了拍陈圣夫的肩膀道。

陈圣夫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我妈的病情恶化了,我想找你借二十万。你放心,这笔钱我一定会尽快还的。”

“都是兄弟,说借就太见外了,拿去用便是。不过我有个条件,你得跪下来求我。”曾一成笑道。

陈圣夫顿时如遭雷击,有些难以置信,他原以为曾一成是真心想帮他,他以为曾经的兄弟情谊还在,没想到依旧逃不过世态炎凉啊!

陈圣夫握紧了拳头,咬紧腮帮子,很想扭头就走,但如果借不到钱,他母亲必死无疑。

“跪啊!快跪。”

“我们都想看看陈少下跪是是什么样子的。”同学们起哄道。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陈圣夫松开了拳头,咚的一声跪在了曾一成的面前。

“曾总,求你借钱给我。”

小时候他生病,陈素云没钱,便在娘家跪了一整天才求到钱给他治病,为了母亲,这点羞辱又算什么?

同学们顿时吹起了口哨,不少人还掏出手机拍视频,这一刻,众人将陈圣夫仅剩的一丝尊严践踏在地。

曾一成翘着二郎腿,低头看了一眼皮鞋道:“我的鞋有点脏了。”

陈圣夫哪里不明白曾一成的意思,连忙跪着从地上过去,用纸巾把曾一成的皮鞋擦干净。

众人闻言都大笑起来,奚落道:“皮鞋擦得挺干净啊,我看陈少回头可以去路边摆个摊,专门给人擦皮鞋,都是老同学,我们一定会照顾你的生意。”

曾一成打开手提包,从里面掏出一沓钱扔在陈圣夫的面前。

“这一万块算我赏你的,不用还。”曾一成说道。

“曾总,我需要借二十万。”陈圣夫咬着牙说道。

“二十万?凭什么?就凭你磕几个头?拿了钱给我滚。”曾一成说完站起身拿着酒杯招呼同学们继续喝酒。

陈圣夫知道自己被耍了,再留下来也是自取其辱,索性连地上的一万块也没要,起身带着耻辱离开了!

如今他已是穷途末路,唯一还能求的人就是他母亲的娘家,尽管他知道希望渺茫,但也不愿放弃这最后一丝希望。

紫荆豪园是苏江市的高档别墅区,住在这里面的人非富即贵,陈圣夫站在小区大门外被保安拦住了,保安把他当成了捡垃圾的,不让他进去。

幸好他表妹陈灵儿刚好回来,碰见了陈圣夫,把他带了进去。

此时陈国正在楼下客厅,看到陈灵儿把陈圣夫给带来了,陈国正的老脸顿时拉了下来。

“灵儿,你怎么把这个野种带来了?”陈灵儿的母亲张云芝寒着脸问道。

“圣夫哥说有事找爷爷。”陈灵儿也知道一家人都不待见陈圣夫,小声说道。

陈圣夫直接跪下说道:“外公,我妈的病情恶化了,急需一笔钱治病。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只能求您救我妈。”

陈国正冷哼道:“谁是你外公?你妈是谁?她生病了与我何干?”

陈国正这三句反问字字扎心,几乎戳破了陈圣夫最后的希望。

“她毕竟是您的女儿啊,您行行好救救她吧,否则她活不过三个月了。”陈圣夫不肯放弃的哀求道。

“我没有这个女儿,她有今天的下场都是自找的,她死了也跟我没关系,你滚吧。”陈国正铁石心肠道。

“爷爷,您就帮帮圣夫哥吧,姑姑的病真的很严重。”

陈灵儿连忙走过去对陈国正撒娇,帮助陈圣夫。张云芝瞪了她一眼,尖酸刻薄道:“你哪有姑姑?别在这儿胡说八道惹你爷爷生气。”

“小飞,把他轰出去,一身脏兮兮,臭烘烘的,把家里都弄脏了。”张云芝对他的儿子陈志飞说道。

陈志飞走过来一把拽住陈圣夫衣领将他拖到门口,一脚把他踹了出去,冷笑道:“陈圣夫,你滚吧,我们是不会帮你这个野种的。”

陈圣夫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脸上摔出来的血迹,并没有离开,跪在了门外,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要借到钱。

“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还想从我们家借钱,真是白日做梦,陈素云早就该死了,活着就是给陈家丢人现眼,你这个小野种也该死。”张云芝恶毒的骂道。

陈圣夫忍辱一直跪在陈家门外,这是他最后的选择了,为了母亲,什么事他都愿意做。

这一跪,便是一夜,他的双腿几乎都已经失去了知觉,彻底僵硬麻木了!

第二天清晨,饭桌上陈国正说道:“志飞,你去叫保安把他赶走,告诉他,就算跪死在这里,我也绝对不会帮他。”

陈灵儿闻言赶紧放下碗筷走到门口对陈圣夫说道:“圣夫哥,你走吧,爷爷已经叫保安来了。”

陈圣夫这下是彻底死心了,陈家绝情绝义,事已至此,他再跪求也无济于事,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

陈圣夫凄然一笑,心中一片寒凉,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想要站起来,却发现双腿早已麻木,难以动弹。

张云芝走到门口,说道:“不是我们心狠,而是你们母子不配拿陈家的钱,我宁愿打发叫花子也不会给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陈圣夫没有再回头,一瘸一拐的走出紫荆豪园,只觉得自己没用,无颜去医院见陈素云,念及于此心如刀绞,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

“小伙子,我走投无路,已经几天没吃饭了,求你行行好赏我点钱吧。”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迎面走来,向陈圣夫乞讨。

陈圣夫没有理会,自顾自的走了,但这老头却不依不饶的追着陈圣夫乞讨,他摇头苦笑了一声。

“罢了,我现在的遭遇也不比你好,同是天涯沦落人。”

陈圣夫说罢,把身上所剩不多的钱掏出两百块给了老头,然后转身便走,老头连番感谢,这时却从旁边钻出来一个染着黄毛的小青年,一把将老头手里的钱抢走了。

老头急得大喊,陈圣夫赶紧追了上去抓住小青年,对方反手给了他一拳,打在眼睛上,把陈圣夫的眼镜打坏了,等他再起身,黄毛小青年已经跑远了。

“小伙子,你没事吧?”老头连忙过来问道。

陈圣夫摇了摇头,再次掏出两百块塞给老头道:“把钱拿好,去买吃的吧。”

“小伙子,你真的是好人啊,好人有好报,老天爷一定会眷顾你的。”老头子感激道。

“呵......好人有好报?这都是屁话!”

陈圣夫向来待人宽厚,乐于助人,如今自己穷途末路,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帮他的,心中只有凄凉。

“小伙子,你等一下。你眼镜被打坏了,正好我这里有一副眼镜,就当是我对你的感谢吧。”

老头子从身上掏出一个盒子塞给陈圣夫,然后拿着钱就离开了。等陈圣夫走了很远后,乞讨的老头子又出现在这里,不过此时在他身边站着一位绝世大美女,浑身散发着高贵冷艳的女神气质。

“师父,您把那东西都给了他,是确定了要收他做关门弟子吗?”长发美女看着陈圣夫的背影道。

“他根骨奇佳,我已经考察了近一年,经过这些事的磨砺,他的心性也够了,以后他就是你的九师弟了。”

老头子捋了捋下颌的胡须,眼神深邃,气质宛如世外高人。

“那您准备留在这里?”长发美女淡淡道。

“不,你是师姐,你留下代为师传艺。”老头子说罢,也不给长发美女反对的机会,转身离开。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电影小说
  2. 轻松爽文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神话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