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耐看文学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 > 墨染繁华,执念心悠 > 第17章 惊变,惊动了……

第17章 惊变,惊动了……

暮小哥2020-03-25 15:54:20

矮身坐了进去,他轻声一笑,打了个响指。前面的司机发动车子,缓缓前行。

“先带你去洗个澡,然后吃饭。”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很圆润,就像是美声男歌手一样,只是那银色的面具下,不知道掩藏的是怎样的冷硬的锋芒。

“先生,这就不必了,你这么帮我,有什么话不如直说。”我不认为这世界上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这个男人,浑身透着一股神秘。

职业的本能,我也没有跟他客气。

“呵!”他侧目看向我,似笑非笑,“陆法医何必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从那里出来,总要先去去霉气,接风洗尘。”

“我们并不熟。”

“放心,会熟的。”他说:“我叫纳硕,你可以叫我硕。”

我并未接话,我的直觉,此人非常的深不可测。

“看来陆法医对我戒备不小。”他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小优盘,“不知道这个,能不能听到你的一声感谢。”

我的目光在那小优盘上上扫了扫,接过来,他顺手拿了一个掌上电脑给我。我将优盘插上,点击了播放器。

画面上有三秒钟的空白,接着,出现了一辆车子在马路上疾驰的画面。这街道,好熟悉,好像……我妈摆地摊的那条街!

我握着电脑的手下意识的收紧,画面上的车子已经驶近,我看的清清楚楚,是那辆改装过后的奔驰越野。

而透过车窗,那个轮廓,虽然看不清,可我依然一眼断定,那是……伊墨!

“嘎吱——”视频里发出一声刺耳的轮胎擦划地面的声音,接着,我看到我妈倒在了血泊里,而那辆车子,已经消失不见。

“妈!”当年的车祸现场重现,让我毫无防备的流下眼泪。

与此同时,我手中一空,电脑被拿走。我侧目,隔着水雾看着纳硕。

他也同样看着我,“我知道你在寻找你妈妈当年死亡的真相和凶手。”

“你怎么会有这个?”我哽咽着问,整个人就像是从高处坠落,深不见底。

“这个你并不需要知道。”他耸耸肩。

“为什么?”为什么帮我?

“我说我和陆家豪有仇行吗?我说我看不惯伊腾为非作歹行吗?”一连两个反问,虽然觉得不只是这么简单,却让我无从反驳。

他笑了笑,又道:“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我喜欢你,想帮你报仇。”

“纳先生真会开玩笑。”我稍稍控制了下情绪,“有什么条件直说吧。”

保存了四年多的视频,若说这个纳硕没有阴谋,我死都不信。

“我真的没什么条件。”他说:“陆法医总不甘心给他人利用做嫁衣,然后被一脚踢开,也不想杀害自己母亲的凶手逍遥法外吧?”顿了下他又道:“护城河连发两起凶案,听说警方已经锁定了嫌疑车辆,陆法医一向嫉恶如仇。”说着递给我一张邀请函,“明天上午十点,伊腾和陆氏新项目的发布会,哦,就是你研究的那个药品第一阶段发布会。”

“你想让我做出头鸟?!”他的目的再明显不过,而他也并不掩饰。

“别这么说,互相帮助,有句话说的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今天救你出狱,就是我的见面礼。”说着又把那个优盘放到我手中,“这是我的诚意,相信你很需要。”

我仰了仰头,将思绪从回忆中拉回来,控制着自己不在伊墨面前流泪,对他说到,“在此刻以前,哪怕是得到了这个证据,我都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你做的。我知道作为一个执法人员这是不理智的,可我依然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伊墨,为什么是你,为什么偏偏是你?”为什么我的至亲,我唯一的依靠是死在你的手里!你知道我是多么不愿意恨你!

“不是我。”伊墨拧眉看着我,“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有时候它也会欺骗你。”

“哈!”我顿觉好笑,“不要再花言巧语了,你觉得时至今日我还会再相信你吗?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都摆在眼前,不是空穴来风,我是法医,我懂得拿证据说话。一件是巧合,两件是巧合,难道件件都这么巧合吗?那你可真够幸运的,老天爷偏偏件件巧合都挑中了你。

伊墨,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

“陆心悠!”他似乎有些急了,想要解释什么,被我冷冷的打断,“不要叫我。”我再也不想听到他的欺骗,咬着唇别过头,“我不会恨你,从此后,我陆心悠和你伊墨,再无任何瓜葛。就当你从来没有出现过,因为,我不想我的儿子,活在你的阴影下。”

转身走出审讯室,我毫不犹豫的将手机交给了等在门口的冯队。

就这样吧,伊墨,我们从此两不相欠,你要为你做过的事情负责,而我,能做的就是忘记。这一生,从这一刻,心如止水!

走出警局,已经是傍晚了!我望着天边的落霞,打车去了墓地。

“妈,我为你报仇了!”跪在墓碑前,看着妈妈黑白色的照片,那笑容依然那么慈祥。

“轰隆隆!”天空响起了一阵响雷,上午还晴好的天气,此刻乌云密布。

我仰起头,顷刻间,豆大的雨点就打在我的脸上。

“妈,是你吗,妈!”无人的墓地,我肆无忌惮的哭了起来,多日来堆积心头的压抑,此刻都借着眼泪倾泻而出。

“妈,你可以瞑目了,四年了,呜呜……”我毫无形象的跪坐在地上,一如当年,我抱着妈妈坐在雨夜里。那画面此刻那么清晰的出现在我眼前,刺的我呼吸都是痛的。

泪水混合着雨水在脸上滑落,伊墨的脸突然就那么毫无预兆的出现在雨滴的闪烁中。我挥手打开,就好像疯了一样,“为什么是你,告诉我为什么是你!”竭力的嘶喊,换来天空中一道响雷。

我哭着喊着,长这么大就算妈妈去世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失控的,毫无理智的疯狂过。我早已经浑身湿透,在大雨里,双手垂着地面,划破了手指出血都没感觉。

天色渐渐暗下来,突然,一把伞遮在了我的头顶。

我慢慢的扭头,银色的面具,在雨滴的映照下,更显寒气。

纳硕伸出手,将我扶起。向后伸了下手,一条毛巾递到他的手中。

“擦一擦。”他说。

我看了看他,并没有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虽然脑袋有点晕乎,但我还是瞬间恢复了理智。

“这不重要。”他说:“重要的是你现在需要一个肩膀,我恰好可以借给你。”

“呵!”这个男人,总是透着一股不可一世的自信,自是有那么一股与天争的气势。我笑了笑,“纳先生的玩笑总是这么惊人。”

推开他,对着母亲的墓碑鞠了躬,径直顺着小路离开。

耳听身后,纳硕追了上来,再次用伞遮住了雨水,我并不领情,加快脚步,他也寸步不让的跟上。直到出了墓园,那辆把我从监狱接出来的奔驰车再次停在我的面前。

“上车吧,风雨太大,送你回去。”

“不必了!”就是因为风雨大,才想在这风雨里放肆一回,因为,这样别人就看不到我再哭泣。

不管是为了爱,还是为了恨,就让我好好的祭奠一下。

“陆心悠!”

“纳先生。”我说:“对于你之前给的帮助,我欠你一声感谢,但我们的交集也仅限于此,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用得到我的地方,只要不违背我的职业道德,我可以帮你一个忙。”

纳硕虽然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任何的问题,除了对我莫名其妙的关注外,几乎找到不到任何的不妥,甚至他真的不要求什么回报。但,越是这样,越让我有一种不安。

“你这算是给我打了一个白条吗?”纳硕似笑非笑。

“你随便怎么理解。”

“OK,那我就当真了,有白条也好过什么都没有,对吧?”

我不置可否,转身离开。

这一次,纳硕没有再让我上车,反而是一路安静的跟着我,直到我拦到了一辆出租车。

有些头晕,有些累,我将自己整个人尽可能的窝在车座里,头脑已然恢复了清明。

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警局。

纳硕将我保释出来,局里也根据我的情况做了详细的调查,加上我举报有功,虽然正式的文件还没下来,但已经恢复了我的工作。

我是个法医,我知道证据的扎实重要性。伊墨这个案子,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不只是我妈妈的车祸,还有护城河的那两个死者的冤屈。

可是,当我回到局里想要翻看案件资料,进行再一次尸检的时候,却被告知,案子被上面接手了。伊墨已经被上面来人给带走了,还是方总队亲自来办的交接,说是还有一个人一起,身份很特殊,搞得还挺神秘。

我咬了咬唇,方总队,方天泽,他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今年才二十七岁,是刑侦总队队长,特安组组长,还是最年轻的公安刑侦学院的客座教授。

只是,伊墨除了我知道的情况外,还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居然惊动了这位大神。

小说《墨染繁华,执念心悠》 第17章 惊变,惊动了……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 X

第17章 惊变,惊动了…… 第1章 仇恨的开始 第2章 四年后…… 第3章 背叛,错误的开始 (推荐) 第5章 乱了,都乱了 第6章 噩耗,不见了! 第7章 危险,黑暗中的匕首 第8章 逼迫,要一个解释 第9章 承认,当年的情况…… 第10章 悲凉,要死滚远点 第11章 保护,又一个深渊 第12章 车祸,到底是谁? 第13章 分手,宴会上的刺痛 第14章 纽扣?入狱…… 第15章 伊墨眼里的恐慌! 第16章 伊墨,你是不是怕了! 第17章 惊变,惊动了…… 第18章 禽兽,蛇鼠一窝的逼迫 第19章 囚禁,血腥的征伐 第20章 残忍,求求你收手吧

设置X

保存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