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耐看文学网 > 灵异 > 相公别撩我

更新时间:2020-06-11 10:55:13

相公别撩我

相公别撩我 玛丽那个苏 著

连载中 苏荷唐唐 明星同人小说 冤家小说 宫廷小说 王妃小说

高质量小说《相公别撩我》由著名作者玛丽那个苏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惊悚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苏荷唐唐,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那天晚上,我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他把我宠上了天,可我却不自知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苏荷,是一所三流大学的大二学生。

因为学的是地质考察专业,需要经常到别的地方交流考察,所以能回家的机会少之又少。

因此,下午接到三婶语焉不详的电话时,我一秒钟都没犹豫,就逃了当天最后一场期中答案,坐上了回村子的车。

天边的火烧云鲜艳如血,大巴摇摇晃晃,我竟然在这种情况下睡着了。

到站后,司机叫我,我才迷迷糊糊的醒来,一睁眼,就看见满塘的荷花都开了。

全是鲜艳的红色。

我身子一抖,记忆里,一下子想起了那个久远的歌谣。

不知道是谁教我唱的,只有那一字一句,仿佛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一样,无论怎样,都忘不掉。

“血荷花,血荷花,鬼王娶了个美娇娃,美娇娃,美娇娃……”

小童笑嘻嘻的声音,带给我足足十八年的阴影,让我夜夜噩梦,睡不安稳。

下了车,一脚一步的踏在村子的土地上,我忽然有种奇异的念头:困扰了我十八年的谜团和噩梦,今天可以得到答案了。

刚走到村子里,就看见到处都张贴着白纸。

只是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又离得远,我没能看清楚那到底是什么字。

回到三婶家,我一个劲儿的追问道:“三婶,到底出什么事儿了,你这么着急的打电话叫我回来?”

“是出事了,出大事了,小苏啊,小苏,你说,三婶对你好吧?”三婶握着我的手,泪眼模糊。

我愣愣的,直点头,“很好啊,可是三婶,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我进村的时候,看见村口贴的白字了。”

我试探性的问道:“谁家做白事了?”

白事是我们这里的叫法,意味着哪家死人了,与之相对的,就叫红事,意味着那家娶妻生子。

“呸呸,你可快别说这话,平白的让自己招了晦气。”三婶当着我的面,连吐几口唾沫,仿佛要把所有的不顺心不如意,全从唾沫里带出来才好。

招了晦气?

意思是……还是有人家出事了?

想到奶奶年岁已高,我忍不住说道:“三婶,别的事我们有空再说,先让我去看看奶奶吧。”

原本温和的握着我的那只手,立刻变得用力起来,尖锐的指甲狠狠地戳进我的皮肤里。

“想见奶奶也行,你得先去见一个人!”

我眼前一黑,只觉得身子一轻,竟像是飘在了半空中一样。

许久后,我才从那失重的感觉中回过神,摸摸自己身下,凸起的图案告诉我,是我从小睡到大的雕花大床。

我放心了些。

只是……视线仍然被什么东西遮挡着。

我伸手,掀起头上那碍事的白布帘子,视线一下子变得宽广起来,是的,没错,这是我从小住到大的房间。

可是……

房间里的那口漆黑鎏金的棺材,是谁放进来的?

我扑向门口,疯了一样的敲打着房门,“三婶!放我出去!……奶奶……有没有人,救救我!”

敲了半天,这里像是与世隔绝了一般,我能看见外面人的身影,她们却听不见我的声音。

“苏苏,苏苏。”

身后传来深情而温柔的呼唤,“苏苏莫怕,她们已将你卖与我做阴婚妻子,如今你半只脚踏进阴间,她们自然是听不见你的声音的。”

我被那道声音吓得,猛地往前一窜,却不敢回头。

“什么阴婚,什么阴间,我不信,你骗人!有本事你把门打开!”

“哗啦”一声,木质的门,真的在我面前打开了。

我扶着门框怔了一秒钟,半晌后,看见月光下奶奶张望的身影,想也不想,就扑了过去。

只是……

不再像往常那样,扑进奶奶温暖的怀抱里,而是直接扑了个空,从奶奶身体里穿过去了。

我不死心,又试了好几次,都是这样。

我几乎要绝望,心想着,肯定又是噩梦,只要醒来,就不会有事了。

可这一次,那道声音没有给我更多的时间,“苏苏,如果你不愿意相信,就进来,看看这白纸黑字上,写的是谁的生辰八字。”

虽然恐惧,我仍然忍不住探究真相。

随着我的脚步一点一点的挪进房间里,门“哗啦”一声,又关上了,把皎洁的月色关在外面。

同时,供桌上,那两支粗大的白色刻着双喜字的蜡烛,燃烧了起来。

“苏荷……”我怔怔的,念出牌位上的名字,只扫了一眼,就确认了牌位下压着的我的生日。

因为我出生那天极阴,很多算命先生都说,我活不过十八岁。

所以哪怕生在二十一世纪,我也不太对别人说我的生日。

他?

他怎么知道……

“苏苏……”仿佛察觉到我心里想着他一样,背后渐渐地攀上来一只阴冷的手掌。

白色跳跃的烛光下,那手掌骨节分明,指节修长,轻巧利落的就伸进了我的白色喜服里,解开了里面的一带。

“我的苏苏。我已等你到十八岁,就与我成了这合卺之礼吧。”

他按住我的肩膀,绣袍一挥,两支蜡烛就灭了。

与此同时,我的身下传来一阵剧痛……我想呼喊,想求救,声音都被他撕碎,连同着吻一起辗转入喉了。

恍恍惚惚的,我竟似也回应了他,攀住那坚实的后背,与他一起在这忽而冰冷忽而火热的海浪里沉浮着……

第二天睁开眼,天色大亮,我正衣衫不整的躺在那张熟悉的雕花大床上。

如果忽略了我身体的不适,和枕边那冰冷的戒指,我几乎会以为,昨天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而已。

“砰”的一声,房门被人从外大力推开。

我僵硬的偏了偏脖子,看见三婶的身影。

她似乎见鬼了一样,哇的尖叫一声,丢下手里的东西,转身就往后跑:“妈呀小苏还活着,这可怎么办啊!”

我眸光一黯,想起了昨夜那男鬼的话,‘她们已将你卖与我做阴婚妻子’……

三月的天,我抱住自己被撕碎的衣裳,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冷颤,谁能想到,这***里,竟分不清身边是人是鬼,简直可笑。

从早上那一面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三婶,而问其他人,竟然完全不知道我被卖了配阴婚。

我不想再回忆那夜的惊心动魄,匆匆的和奶奶告别,就回到了学校。

好像回到学校里,就逃回了我的心理舒适区一样,这里只有宁静的校园,博学的老师,和善的同学,无穷无尽的知识。

只是,“血荷花,血荷花,鬼王娶了个美娇娃……”

这童谣,一路都在我的耳边唱着。

猜你喜欢

  1. 明星同人小说
  2. 冤家小说
  3. 宫廷小说
  4. 王妃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