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耐看文学网 > 重生 > 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

更新时间:2020-07-31 13:45:43

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

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 蔻丹 著

连载中 卫晟云袁叶离 种田小说 英雄救美小说 exo小说 恋爱小说

男女主角是卫晟云袁叶离的小说叫做《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是作者蔻丹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前世,她为了爱情,甘为人妾,受尽折辱,却得不到爱人的体谅。面对他的质问,她终于心灰意冷,挥刀自刎。重活一世,当前世的疑云误解一点点剖开,露出残忍血腥的真相。她发誓,这一世必倾其所能,不再重蹈覆辙。

精彩章节试读:

天空似要坠塌,风声鹤唳,闪电伴随着雷声在天空炸响。

袁叶离跪伏在汉白色的大理石砖上,黑白夹杂的发丝在冷风中凌乱飞舞,她犹如一朵枯败的菡萏,低垂着头。

“这个女人真是恶毒,连胎儿都不放过。”

“将军把她迎进门的时候我就看出来她是个毒妇了,如今又做出这等恶事,真应该把她拉去剁碎喂狗。”

各种怒骂声渐渐听不真切,袁叶离这才抬起了头,真是张令人难以置信的面孔,在电光的映衬下更显毛骨森竦。

这怎么可能是一位二十岁妙龄女子的脸!

形容憔悴!枯槁不堪!眼窝深陷着,青黑色眼圈的和干裂泛白的嘴唇遮掩住她五官原有的精致与风采。

断裂的步摇闪着墨绿冷光,跟它的主人一样,无半点生机。

袁叶离紧紧地握住步摇,锋利的裂口割开手心肌肤,温热的血液争先恐后地涌出,蜿蜒在汉白大理石上醒目非常。

楚王府邸的亲眷家仆们冷眼看着跪地的女子,脸上充满了鄙夷之色,有人得意地嘲笑,更甚着厌恶地朝她吐两口唾沫。

一双滚金兰花边的绣鞋映入袁叶离的眼前,随之入耳的是女人尖锐凄厉的声音:“为什么要杀掉我的孩子,他才三个月……呜呜……”

袁叶离还是默默低垂着头,姿态卑微到了极点。

府邸里一位资历深的老丫鬟激动地上前揪住她的头发:“好狠心的***!”头发竟生生地被揪下来两髻。

“啊……”她挣不脱青筋凸起的手,本能的痛呼,又冷又害怕。雷声滚滚如饕餮,闪电飞光似张牙舞爪的精怪。

“云哥哥,快来救救我,我好害怕。”袁叶离干裂的唇低启,气息虚弱。

她的云哥哥,待她如珠如宝;她的云哥哥,宠她上天入地;她的云哥哥,会紧紧地搂她入怀将雷鸣闪电都隔绝在外,免她惊,免她苦。

今日是她挚爱的云哥哥的凯旋之期啊。

熟悉的脚步声由远到近,袁叶离仔细的听着,睫羽微微颤动,泪水滑落。她抓紧步摇脩然起身,膝盖因长久的跪伏而麻木,染血的襦裙逶迤着地。

“云哥哥。”

迎面而来的是一位英气逼人的男子,他红衣烈烈,银甲熠熠,英俊宛如天神。

卫晟云如同一团疯狂的火焰,未在她的身上停留片刻,彷如不认识一般地路过她,直奔华佳琪。

华佳琪扑到男人的怀中,激动地嚎啕大哭:“夫君,我们的孩子没有了……呜呜呜……”卫晟云用力的回抱,如墨绸般的双眼里泛满了心疼、宠溺、爱恋。

袁叶离愣愣地看着心心相印的两人,瞬间觉得自己是个笑话,那个男人至始至终都不曾瞧过她一眼。

夫君!

是啊,他们一个是齐朝王爷,一个是宏国公主;一个出类拔萃,一个尊贵至极,多么的般配。

他们是夫妻,而自己不过是区区妾室。她是他们爱情的见证者,见证他们突破困境,真心相爱的垫脚石。

她挚爱的男人,如今只待华佳琪如瑰宝珍珠,这个曾经跟她海誓山盟的男人连看她一眼都会觉得厌恶,而自己还沉浸在过去不愿意看***相。

“没想到你心肠如此狠毒,连腹中婴儿都不肯放过!”卫晟云安慰好华佳琪,终于转过身来无比厌恶地看过来。

那种恶心到至极的眼神像是活生生吞下了千万只苍蝇,最后化成一把锋利的刻刀,在她残破不堪的心脏上千刀万剐。

袁叶离扯了扯嘴角,无比嘲讽。他连问都不愿意问一句,就给自己定下了罪行,原来自己在他的心里一直都是恶毒的。

“我没有。”她挺直了脊梁。泛白开裂的嘴唇开合,撑起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一点他怀里的女人不屑一顾的尊严。

“休得狡辩,府中的丫鬟亲眼看到你在安胎药膳中下了落子粉,无色无味,好毒的心计!若是寻常药物,佳琪一闻便知晓,可见你用心良苦。”卫晟云目光停在她鲜血淋漓的手心,皱了皱眉。

“我承认,药是我下的,但……”袁叶离看了看满手的鲜血,满眼绝望。

华佳琪脸色突变,气得扑到她身上,打断她的话:“呜呜……为什么要害我孩子?我与夫君的新婚之夜你闯入门恣意撒泼,我便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孩子是无辜的,你怎么忍心呢!”

是啊,我怎么忍心!那是你的孩子,我到底不忍心,可我们也有过一个孩子啊!

她临盆之日产出死胎,他不闻不问。她只能自己去为死去的孩子报仇。她恨,为什么她的孩子死了,而作为罪魁祸首的华佳琪却还活着,甚至还有了身孕!

她嫉妒,一个一生再也无法做母亲的人的嫉妒!她花了三个月辛苦去寻找的落子粉,药都下好了,可她终究狠不下心,最后她端进去的是货真价实的保胎药。

袁叶离想解释,可是华佳琪指甲森森的手拼命拉扯着她的脸和嘴,拼命挤出几个字:“云哥哥……你听我说……”

卫晟云冷漠宣布她的命运:“哼,毒妇,杀人本该偿命,佳琪劝我饶你一命。来人,将她斩去双足。”

袁叶离双眼血红,不敢置信地盯着卫晟云,恰好看到华佳琪诡异的笑容。

暴雨倾斜,如地狱之门开启的水漏,倒计时着死神的来临。

这个无耻的男人毫不念旧情,义无反顾的摒弃了她。他当初对她临盆之日产出死胎之事毫不痛心,自己就该看清楚真相的,可惜她又蠢又天真,只能眼睁睁看着凶手颠倒黑白。

“卫晟云,够狠!我们也有过孩子的,我诅咒你卫家断子绝孙,祖坟发丘。”刹那间,卫晟云腰上的黑金佩刀已经被人抽离,袁叶离留下狠毒的诅咒,她脖颈飚出的鲜血洒满他英俊的脸。

院里鱼池中栽满的荷叶,被疾驰倾斜的暴雨打得零落不堪,一朵朵清冽的菡萏折陨在急雨中,漂浮在水池宛若无根浮萍。

她彻彻底底地败了,不留余地,没有任何退路。

袁叶离什么都没有了,她的孩子被华佳琪害死,娘家因为党争被当今皇帝满门抄斩,而她爱入肺腑的男人移情别恋,终于和他深爱的宏国公主恩爱不移。茫茫天地间,浩浩暴雨中,她“生”的希望在何处?

血液从脖颈喷洒而出的那刻,她最后残留的意识,终于看到卫晟云转头,惊愕地看着自己。

三生石旁,奈何桥上,她一定会先向孟婆打听好自己一生的归宿,如果有下辈子,她袁叶离绝对不要遇上卫晟云,绝不要!

死亡,是她最后的尊严,得到爱情的人不屑一顾的尊严。

死亡,是她对自己最大的温柔,她再不妒忌,不再奢求,她放过所有人。

死亡,是对自己最决绝的忏悔。

猜你喜欢

  1. 种田小说
  2. 英雄救美小说
  3. exo小说
  4. 恋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侠盗文学

回复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或者回复书号7777 阅读全文

×